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258tk马经图库内部资料 >
被人遗忘的角落:震撼见证柬埔寨洞里萨湖越南难民的悲惨生活
发布日期:2019-10-11 14:2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这一次的出发地在贵州凯里,中国的五线城市,可实际上这个地方的景色很美,人也充满了朝气。现在人群聚集在一起,讨论的不再是过去的家长里短和麻将美女,而是出国和创业。

  三位青年中,一位是贵州都市报记者罗茜,也即本文作者,另外两位分别是凯里人论坛的赵斌和凯里美食品牌“栋卤”的创始人张传栋。他们此行的目的是旅游,顺便考察下柬埔寨的社会经济发展状况以及风土人情。

  他们于2019年4月28日中午12点半从凯里出发,赶往贵阳龙洞堡机场,傍晚7时许,上了开往柬埔寨金边的飞机。

  不过,我喊了他两声,这位老熟悉只是疑惑的看着我,没有回应。我再打招呼,并作自我介绍,他这才敢和我“相认”。

  我们寒暄了几分钟,然后作别,去酒店的路上,我老想着这事,感觉缘分,有时是线.出租车是“三轮版”的

  想象中,柬埔寨是一个非常落后的国度。下飞机后,我发现它比我想象中还要差。金边是其首都,但这里的房屋普遍低矮、陈旧,街道不宽敞,空间有限,有些角落垃圾满地,墙面上张贴许多野广告……城市的灯光亮度不够,感觉电力不足。

  若以城市面积相比较,我们凯里远没有金边宽广,人家毕竟是一国的国都,但论市容市貌以及建筑设施的豪华“威武”程度,金边与凯里就没法比了。

  我们下榻的酒店在一条小巷道里,有4层楼高,牌子上的“世豪酒店”的中文名称特别亮眼,一楼大厅装修得不赖,但是,房间却是国内的招待所的标准而已。

  金边的出租车,应该还处于“三轮时代”,从飞机场到我们下榻的酒店,我看到的出租,都是“三轮版本”的,当然,款式不完全一样,有短促型的,有长型的……四轮出租则不多见。

  我国和柬埔寨的关系非常好,还在国内的时候,我们认为中国车在柬埔寨绝对占“统治”地位,但结果恰恰相反。

  去年我们去朝鲜旅游,均用人民币进行消费支付,在柬埔寨,则主要是美金和柬埔寨的瑞尔,人民币在一些商店、餐馆可以使用,华人开的店人民币绝对畅通无阻,但也是按照美金来折算之后支付。

  为了旅行方便,我们下飞机后,向金边导游兑换了一些瑞尔,100元人民币兑5万瑞尔,我花了200元人民币兑换了10万元,是兑得最多的游客,导游为此送了我一张面值900元的瑞尔纪念币。

  事后我们查询了当天的汇率,发现导游“玩手脚”了,100元人民币当天可兑换6万元,他少给了我们1万元(于我而言,少给了2万)。

  进入柬埔寨后,我们消费时发现物价偏贵。在金边的一家华人餐馆,一钵皮蛋瘦肉粥需要8美元,折合人民币50多元,在国内,最多20元“搞定”。

  4月29日,我们前往景区旅游,中途在服务区休息时,去购买水果和矿泉水解渴,期间发现六个苹果的卖价是24600瑞尔,约合人民币50元。一瓶矿泉水1200瑞尔,折合人民币2元多。

  只有西瓜等农产品,价格和国内相差不大,凯里人论坛的赵总买了一个小西瓜,花了6000瑞尔,折合人民币10元左右。

  尽管我们在相关资料上看到了去柬埔寨旅游要向小费说不的宣传,但导游还是强调柬埔寨是一个“小费制国家”,让我们在适当的时候给服务员意思意思一下。

  导游说这话时,我们都是蔑视的表情,但在实际操作中,有些人我们给他(她)小费,却是心甘情愿的。

  4月28日晚上,我们在金边一家华人餐馆吃夜宵时,为我们提供用餐服务的是一位花季少女,看样子十五、六岁,她热情、有礼貌,在听不懂普通话的情况下,服务尽心尽力。

  凯里人论坛的赵总非常满意,临别时给了她1元人民币做小费,看到赵总出手了,我也从兜里摸出3元人民币相赠。

  4元人民币在国内甚少,但在柬埔寨却不一样,约合2000瑞尔,应该不算少。所以她的同事都投来了羡慕的目光。

  柬埔寨是一个外来游客可以自由行的国家,不想跟团的游客可以自由旅行;跟团的,非游玩时间可以出去玩耍。

  4月28日晚上,我们在下榻的酒店放好行李之后,就外出逛街,顺便体验下柬埔寨的夜宵,导游未阻止,只提醒说拿好手机、相机以及其他物品,避免被“飞车党”飞车抢夺。

  在游逛的过程中,我们举起相机、手机当街拍摄,无人干预。也可能是运气好的原因,没有遭遇“飞车党”。

  这样的旅游状况与朝鲜有很大的区别,朝鲜是坚决不允许自由行的,必须跟团,非旅游时间也不能外出游逛,只能老老实实呆在下榻酒店内。

  不过,朝鲜的卫生状况非常好,游客所到之处,干干净净。柬埔寨就不一样了,连首都金边都不那么干净。4月29日上午,我们从金边出发,到柬埔寨北部去旅游,路途看到公路边有许多的白色垃圾,所看到的沟渠、池塘、河流,多数水体是浑浊的……

  感觉“涉黄业”在柬埔寨是合法化的,至少政府未明令禁止。要不然的话,“老鸨”就不会那么嚣张了。28日晚,我们下榻在金边市区的酒店,并打开微信之后,有“老鸨”通过“附近的人”请求添加,我们查阅其朋友圈时,发现他们在圈内公开发布招嫖信息,还公布了“女郎”们的图像等资料,新到的“女郎”他们叫“新茶”。

  4月29日, 是我们抵达柬埔寨的第二天,这一天,我们长途奔袭,从首都金边出发,一路向北,去游大小吴哥窟。但是当天,我们只是提前去购票,没有进入吴哥窟内,当天只去了游姊妹庙、高棉村。

  从高棉村回来,我们先吃晚饭,后赶往酒店,随之进入了自由安排的时段,我们决定去逛街,与当地人进行更广泛的接触。

  酒店附近有一个热闹的农贸市场,那里是我们的首选地。这家农贸市场不大,像凯里一商场的规模,但是摊位比一商场密集多啦,也就几十个摊贩。说是摊,其实就是摆放在地面上卖,没有像样的摊位,肉摊也大致如此。

  在农贸市场的进口处,我们看到一位中年妇女站在一个玻璃厢前忙活,而玻璃厢里放了很多钱,多数是柬埔寨币的瑞尔。

  同去柬埔寨旅游的凯里栋哥很是好奇,便走近询问“这是什么情况”。可能是听不懂中文的原因,对方没有回应。栋哥急中生智,拿出了一张100元的人民币,对方心领神会,立即拿出计算器,先后输入了100和50000两个数字,意思是100元人民币可以换取50000瑞尔。栋哥将100元大钞递给她,成交。

  同行的赵斌说,这种换币的生意,他是第一次见到,这应该是柬埔寨特色了。“换币的生意做得下去,说明这个地方外国人比较多。”赵斌说。

  之后,我们走出农贸市场,到附近去买吃的,准备夜宵。在一家小百货店,店主不懂中文,也不懂英文,我们之间交流很困难,后来,她用非常生硬的中文+手势,拿出了报价,生意这才成交。

  看着她非常善良的表情,我与之交流起来。她不懂中文,但却非常灵活,看我掏出手机要拍照,她非常配合的抱起椰汁,大喝起来。配合完毕,她起身说了一声“拜拜”,就离开了。

  接下来,我们准备转回酒店享受夜宵,行至酒店所在的道路的入口处时,看到有当地的香烟出售,便想买些回凯里“招呼”弟兄们。

  这时,凯里“栋哥”发现了新大陆:当地居民夜市摊点上有蝙蝠肉销售。我和其他人都赶过去看,还打算品尝,但仔细观察后确认,那不是蝙蝠,而是干炒后的麻拐(酷似青蛙)。

  栋哥很快又有了新发现。一位花季少女在路边守护一个小桌摊,摊位上放着十多二十个瓶子,内装黄色液体。平时爱喝两杯的栋哥以为瓶子里是“酒水”,便上前询问。

  摩托车是柬埔寨大多数居民出行的主要工具,汽油消耗量很大。但像经营小百货一样当街售卖汽油,我们在之前是闻所未闻。

  “这不等于放了个炸弹吗,多危险!”我说。柬埔寨少女笑着摇了摇头,她想表达的意思应该是不会有事的。

  我观察了一下四周,由于这里是一条夜市街,用火用电很频繁,而且距离汽油摊最近的用火(碳火)点不到3米的距离,可以说隐患极大,看得我香烟也不敢买了,赶紧走开!

  4月30日,我们出游路过街道时,发现这里当街售卖汽油的情况很普遍,还亲眼目睹了油贩当街给摩托车加汽油的“镜头”,而过路人对于这种危险操作竟置若罔闻,未有丝毫的警惕。

  就这种现象,我们与柬方导游进行了交流。他说,当街加油,在柬埔寨见怪不怪,因为柬埔寨摩托车多,而这种加油方式比较便捷,驾驶员们很乐意接受。

  “当然,到加油站去加油也可以,价格要便宜些,只是没有那么方便。”这位导游说,对于这种情况,官方一般不会去过问,“柬埔寨人的命很不值钱,民众的安危没有受到重视”。

  导游还透露,因安全事故死人,陪价就是三千美元,折合人民币也就是2万多。“我们柬埔寨还比较落后,只有慢慢来了。”这位导游说。

  柬埔寨王国(the Kingdom of Cambodia)通称柬埔寨,旧称高棉,位于中南半岛,西部及西北部与泰国接壤,东北部与老挝交界,今期开码结果开奖2018,东部及东南部与越南毗邻,南部则面向暹罗湾。柬埔寨领土为碟状盆地,三面被丘陵与山脉环绕,中部为广阔而富庶的平原,占全国面积四分之三以上。境内有湄公河和东南亚最大的淡水湖-洞里萨湖(又称金边湖),首都金边。柬埔寨人口约1500万,高棉族占总人口80%。华人华侨约100万。

  柬埔寨是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,早在公元1世纪建立了统一的王国。20世纪70年代开始,柬经历了长期的战争。1993年,随着柬国家权力机构相继成立和民族和解的实现,柬埔寨进入和平与发展的新时期。

  时下在凯里,要办婚事,包括彩礼钱在内,直接投入应该不下12万元,间接投入就是“无底洞”了,买房、装修、买车……一股脑儿算进去,非得百把万不可。记住,凯里只是中国一个小小的五线城市,我们的读者应当很少有人知道。

  但在柬埔寨,结婚就没有这么复杂了。 当地导游优学良告诉我们,一般的人家,约3000美金就可以把婚事办下来了,折合人民币2.1万,包含彩礼,花七、八千美金办的,算是风光的婚礼了。

  当然,这是根据柬埔寨国民收入状况来确定的,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国情。让我们羡慕的是,柬埔寨人结婚与住房没有多大关系,根据现有情况而定,国民不会为结婚特地去买房、装房、买车等,家长,尤其是“丈母娘”逼迫女婿买房后再结婚的情况基本不存在,因此省下了许多的开支。

  他所说的买房子是整栋的,柬埔寨很多人大脑里完全没有“商品房”的概念。近年来,在首都金边有一些房开项目,据说房开商都是中国人,建好的商品房也主要卖给华人华侨,房价和国内一线二线城市差不多。

  优学良还介绍了柬埔寨的婚俗。他说,柬埔寨和中国一样,实行一夫一妻制,所不同的是,在中国是女人嫁给男人,柬埔寨的男人却可以“倒插门”到女人家,住女方家的房子。

  在这样的婚姻与家庭中,女方具有绝对的领导地位,是“总统”,男人挣来的钱,由她保管和支配。女人自己除了生孩子,也会外出挣钱养家糊口。

  柬埔寨人结婚很早,乡村的十五、六岁;城里的二十岁左右,由于这个国家未实行计划生育,没有生育限制,只要养得起,生下十几个,都没有问题。

  优学良所在的村寨就有许多人家生育了10多个小孩,由于父母负担不起,孩子们早早就参加劳动,挣钱养家了。

  4月30日,我们在柬埔寨星粒省一家餐馆就餐时,认识了两位热情大方的当地女孩,她们还是高中学生,利用小假期做点事挣钱读书。在交流中,我们获知,她们的兄弟姐妹都在五个以上。

  优学良快30岁了,还没有结婚,是典型的“老男人”,为何会这样呢?他有自己的苦衷:原来,他的父亲去世得早,母亲还有4个弟弟妹妹的生计,全落到了他一个人的身上。

  “现在,弟弟妹妹们都还在上学,特别是老二,在金边上大学,正是花钱的时候,如果我结婚了,要去老婆家过日子,那弟弟妹妹们就失去依靠了。”优学良说,为了家人,他无怨无悔。

  优学良是母亲的骄傲,他靠自己的努力成为了导游,没有固定工资,但带团收益可观,月薪700多美金,折合人民币约5000元,这样的薪金在柬埔寨是非常高的。

  而据我们了解,餐馆服务员的基本工资只有约100美金,折合人民币700元左右。优学良的父亲生前当过宪兵,月工资10万瑞尔,折合人民币约200元,没法养家糊口,最后辞职走人。

  柬埔寨友人小秘说,她的警察父亲月工资200多美金,折合人民币1500多元。在亲友中,这样的收入,算是可观的了,但光凭这点工资,无法养活全家人,好在她的母亲在小吴哥窟景区做生意,全家生活就有了保障。

  收入偏低,婚礼拿不出像凯里人那样的高价钱,也就在情理之中了。不过,目前柬埔寨的开放程度很高,大量外国人口涌入,社会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,包括婚姻在内的传统观念会受到极大的冲击,何去何从,有待时间去安排。

  4月30日起,我们奔赴柬埔寨的凯里小分队,主要在柬埔寨星粒省境内活动,参观了举世闻名的大、小吴哥窟,看了高棉村、塔普轮庙和洞里萨湖等景区景点。洞里萨湖的走访,让我们内心受到了极大震撼。

  这里有水上人家、有水上学校,还有水上警察所……这些还不是最重要的,生活在这里的越南难民让每个有良知的人牵肠挂肚。

  柬埔寨洞里萨湖是东南亚最大的淡水湖,也是世界第二大淡水湖,它也叫金边湖。柬埔寨旅游兴起之后,这里成为了风景区。

  其实,洞里萨湖不在我们计划游览的范围内,是作为自费项目由导游推荐的,花了500元人民币。登船后,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摊黄水,就像我国的黄河,这让我们感到非常的失望,有些游客低声骂起了导游。

  我们乘坐简易的游船穿越了一段狭长的“黄河”后,眼界突然来了个180度的“扩张”,豁然开朗了,前方更是一眼望不到边,就像大海一般。东南亚淡水湖第一的名号果然名不虚传。

  与我同船的游客欢呼起来。也就在这时,一艘小船向我们靠近,把游客们吓坏了,因为在这条小船上,站着一名四、五岁的小男孩,他身上被一条大活蛇缠着。

  有的游客拍照了,并拿出少量钱币交“拍照费”;有的游客偷拍,拍完就“装鸵鸟”。被小男孩发现装不下去了,他们就躲起来。

  接着又有两条类似的船只靠近,因为这招已经“领教”过了,游客置之不理。不过很快,大家的目光又聚焦到了水面上。

  一位小姑娘坐在塑料桶里,双手拿着一根杆子快速划动,朝我们的游船“冲”来……这“花样”表演有些精彩,游客纷纷举起手机相机拍摄。

  拍摄者甚多,小女孩有些目不暇接了,但她也有自己的聪明之处,看谁使用相机,就盯谁,结果,被盯上的是我。

  之后,她咬定目标不放松,朝我大喊:“拍照给钱”……我掏出4000瑞尔,折合人民币8元,委托凯里栋哥递给了她。

  这4000瑞尔,给她惹来了麻烦,玩蛇的孩子们以及他们的家长,都责怪她把所有的好处都霸占了,小姑娘势单力薄,不敢啃声,只好离他们远些,伺机而动。

  我们的游船继续前进,水上学校和水上警察所先后迎面而来。水上学校是艘很大的船,教室和课桌椅等依稀可见。不过,我们来的不是时候,孩子都已放学,教室空无一人。学校的廊道上,全被水打湿,可以肯定,这是一个潮湿的环境。

  在水上学校的身后,有一栋小屋,这就是警察所,是柬埔寨当局设置于此,专门管理越南难民的机构。我们抵达时,警察所门是开着的,但没有看到警察的身影,或许已外出巡逻。

  我们最终走上了一条类似于“农家乐”的大船上休息,在这里,有食品、饮料,还有各式各样的旅游商品。不过,这条船的下部养了几只鳄鱼,散发臭味,很是难闻。

  在我们休闲的时候,当地难民继续来“干扰”,或要求“拍照给钱”,或直接乞讨,其中有未满周岁的婴儿,躺在船里的吊床上,有三、五岁的孩童,还有挺大肚子的妇女……男人们均已经进入深水区打鱼,很晚才回来。

  在距离我们休闲处有数百米的地方,集中了许多房屋式的船只。导游优学良说,这就是洞里萨湖上有名的难民营,也是“干扰”游客的儿童和妇女的家。

  “这个水上村庄,已经存在几十年了。”优学良说,上个世纪七、八十年代,中越之间发生战争(我国叫“自卫反击战”),越南本土一批居民为躲避战争灾祸,就来到柬埔寨,以洞里萨湖为依托,遂暂住下来。

  “战争结束后,他们想回越南,但是越南当局拒绝接纳,因为祖国有难的时候你跑了,现在转好你又回来,哪有这样的好事。”优学良说,他们无家可归,又回到柬埔寨,因为没有柬方户籍,更不是柬方的原住民,所以也没有被接纳。“没有户口,他们只能居住在水上,慢慢的形成了水上村寨”。

  但是,我通过百度搜索查阅到的资料与导游优学良的说法有出入:1979年,现在的柬埔寨总理洪森请越南军队攻打“红色高棉”,这也是越南求之不得的事,因为当时的越南就想成为东南亚霸主,如果灭了柬埔寨,老挝和泰国就很容易俯首称臣。

  而对越自卫反击战,中国人民解放军把越南人教训了一番,越南后院难保,自然从柬埔寨撤兵,但撤的并不彻底。因为越南称霸东南亚的野心难灭,便在柬埔寨境内留了10万军队,这一留便是十年。当这10万人想返回越南时,越南却把他们看成难民拒绝接收了。

  如果这些人想越过边境,越南军人便用“子弹”伺侯。有家难回的这群越南人,又是柬埔寨人的眼中钉,无奈之下,便躲进了杳无人烟的“洞里萨湖”边,开始了“野人”般的生活。

  据来自柬埔寨的官方数据,生活在洞里萨湖的越南难民营景区的有265户(其他区域应该还有分布),靠打渔和进入深山猎守为生。他们可以到柬埔寨的集市去交易,去柬埔寨的医院看病,就是不能常年居住在柬埔寨的城市和村寨里。

  难民们面临极大的压力,首先是心理压力,没有户口,没有国籍,没有归宿感,还倍受歧视,抬不起头来做人;其次是生存压力,因为没有户籍,没有外出工作的资格,也就无法做到有固定的收入,主要靠打渔和狩猎为生,遇到恶劣天气,收益就无法保障,吃了上顿无下顿的情况时有发生。

  再次是健康的压力,他们常年居住在水域,这是一个非常潮湿的环境,容易生病。而在身患重病的情况下,入院治疗受到很多的限制,困难重重。

  出于人道主义,柬埔寨政府设置水上警察所管理和保护这座特殊的村寨,同时,也支持他们办“水上学校”,让出生在这里的孩子能接受教育。

  当地知情人士告诉我们,多年来,水上村寨的居民们难以割舍对家乡的感情,所以坚持说越南话,水上学校的教学,都用越南语来进行。

  现今,柬埔寨旅游兴起,当地政府将洞里萨湖水上难民村寨作为景点之一进行宣传和推介,吸引了不少游客前往。

  我们在洞里萨湖参观时,看到游船源源不断赶来,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,都想去看一看越南难民们的生活现状。

  实事求是的说,外来游客的到来,给难民们带来了创收的机会。小孩们牵着大蛇或者进行水上表演让游客拍照后收取“拍照费”的行为,就是他们对创收机会的充分利用,但是,这绝不是解决问题的良方,而且他们这样的做法,有“绑架”游客出钱的意思,只会引起游客的反感。

  一些游客对将难民村寨列为旅游景点赚钱的做法提出了异议。“不去帮助他们解决问题也就罢了,把他们以及栖息之所作为风景来观赏,是歧视,是在伤口上撒盐的行为。”有游客说。

  我们在越南难民营呆了一小时左右便返程了。玩水上花样表演的小女孩暂停水上花样表演的动作,和我们挥手作别,她的目光是呆滞的,看不到明天在哪里,未来在哪里……

  • Power by Dede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