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258tk马经图库内部资料 >
特写:难民到欧洲追求“更好生活”的悲惨代价
发布日期:2019-10-16 13:2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亚亚‧桑加雷(Yaya Sangare)只能靠着仅有的三张照片提醒自己曾经有过家庭。他的妻子与儿子们都在地中海溺毙,只有他和女儿抵达欧洲……“我初生的儿子卡米‧大卫(Kami Davide)在我的怀抱里死去,”他小声地说着,一边浏览他破旧手机里的小小相簿。他的妻子莎莉‧德杰兹(Seri Dejezi)和其他两个儿子──12岁的伊利(Eli)和14岁的伊利萨(Elise)也都因为所搭乘的船在地中海翻覆而去世。

  桑加雷的两个儿子——12岁的伊利(Eli)和14岁的伊利萨(Elise)——都在偷渡船翻覆事故中丧命。

  现在只剩亚亚和他四岁的女儿黛博拉(Deborah)在碎片中拼出曾经有的家庭样貌。她在笑着,唱着歌,偶尔抓住父亲的手希望得到关注。在那个致命的夜晚,黛博拉也在船上,但亚亚说他们不太谈这个话题。“总有一天我会告诉她发生了什么事。她记得一些事,但有一天我会坐下来告诉她全部的事,但不是现在,现在太难了。”亚亚的老家在科特迪瓦(又译象牙海岸),他在2002年第一次内战时离开家乡,越过沙漠来到马里,接着到阿尔及利亚。在前往利比亚之前,www.vvwvv53699.com,年轻的他与他的小家庭在难民营住了三个月。但亚亚想从海路到欧洲。有许多岛屿、国土两边都是海岸线的意大利,因此成为难民和移民的首选之一。根据联合国国际移民组织(IOM),今年一月到八月间,9.7万人搭船非法抵达意大利。但这条路线经常是致命的。今年已经有超过2000人死在这条海路上。教皇方济各称地中海是“大型坟场”,但亚亚说他知道来这里所必须冒的风险。桑加雷说,儿子卡米‧大卫死在他怀里。

  “我们想离开利比亚,因为在那边生活非常艰难,我想要让我的家人在欧洲过更好的生活,”他说。为了抵达西西里,他付了超过3000欧元(约3560美元)给走私客,但就像其他许多人必须忍受暴力一样,当走私客将亚亚和家人推上19艘摇摇欲坠小船的其中之一时,亚亚的上排牙齿被打碎了。“当你登上船,船上有154人,我们一个人叠在另一个人身上,非常恐怖,”亚亚说。小船在夜晚启航,亚亚所在的船上只有19人生还。其中三艘船和上面所有的乘客都消失在黑暗的水中。亚亚的眼眶湿了,他的声音开始颤抖,但他深深吸了一口气,避免在黛博拉面前哭出来。“我找不到我的妻子德杰兹以及男孩们。我的心好痛,我帮不了他们。然后我就看到他们的尸体在海上漂浮。”他和黛博拉终于抵达西西里,www.16548.com。只有一小袋衣物,只有他们俩。· 记者来鸿:一个“留守女人”的梦· 英国外相约翰逊曾呼吁大赦非法移民· 法国总统呼吁英国收容更多儿童难民· 记者来鸿:听加莱人发牢骚、吐苦水· 欧洲移民危机:至少1万个儿童失踪“有人想要买我的女儿”这座城市流传一句谚语:“Vedi Napoli e poi muori”(看到那不勒斯然后死去)。这句谚语要追溯至两西西里王国时期,当时那不勒斯是首都,是世界上最富饶且高尚的地方之一。谚语背后的意义是,一但你看过那不勒斯的荣光,世界上就没有什么其他值得看的了。但对亚亚来说,这恰恰相反。“这是个糟糕的城市。没有什么是给我们的,在这里发生了很多事。”桑加雷的妻子莎莉‧德杰兹同样在偷渡船翻覆事故中去世。他们就在利比亚附近水域出事。

  亚亚和女儿一起住在城里的难民中心,他们都具有联合国难民署驻利比里亚(Liberia)发出的难民身分。

  “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个。一个男人拿个一个电话号码接近我,跟我说这男人想花3万欧元买我的女儿。”

  “我去我的办公室(难民营中心柜台)然后说‘你看看这什么情况’。我给他们那个电话号码,对他们说了我的故事,然后我就开始哭了。“亚亚说。

  唐‧穆西‧泽莱(Don Mussie Zerai)说 ,人们在冒着危险前往欧洲时应该要三思。

  但当我提到这一点时,亚亚摇头说:“我不可以回家,我不喜欢那边的政治,而且我承诺给我家人更好的生活。”

  “我母亲是基督徒。我从她、从上帝也从我女儿黛博拉身上得到力量。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黛博拉。”

  • Power by DedeCms